红旗小说网
繁体版

第344章 徒弟

    第344章 徒弟

    “呵,那我就不客气了,说起来急着赶过来,早饭都没有吃呢!”

    李梦缘首先拿起了碗筷盛了一碗粥,夹起一点下粥菜,连着热气喝起来。

    “哇,这么好喝!”

    李梦缘吃了一口,就忍不住赞叹着。

    “有这么好吃吗”

    我禁不住问道。

    之前我们早上都是喝稀饭的,也没有感觉到有什么新鲜的感觉。

    “我家里可从来没有这种东西吃的!”

    李梦缘耸耸肩说道。

    “哦,貌似也是,我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你开的那部车都是高级轿车,想来你家里应该很有钱吧!”

    我口中嚼着咸菜,支支吾吾地说着,听起来有点奇怪的感觉。

    听到我这么说,李梦缘有点不好意思,感觉低下头去喝粥。

    旁边的贝蜜儿这时也看到里梦缘的尴尬,赶紧开口解围道:“先把嘴里的东西吞下去吧!”

    说完还给我夹一点咸菜,然后才微笑着看着李梦缘。

    看到贝蜜儿善意的微笑,李梦缘舒心地笑起来。

    早饭过后,几个人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贝蜜儿首先开口问李梦缘:“你今天有课吗”

    “没有,所以才感觉无聊!”

    “我们也没有呢,都不知道做点什么打发时间才好!”

    贝蜜儿说完望着我。

    “我也没有什么好主意,我现在只想睡觉!”

    我伸展一下懒腰。

    昨天晚上我都没有做什么,今天怎么会感觉这么累呢,真是奇怪!我心里疑惑不已。

    “每天就知道睡,我看你就快变猪了,以前你可是很爱运动的!”

    贝蜜儿撇撇嘴说道。

    “我现在也很爱运动呢,你是知道的!”

    我说完,眼睛里邪气尽显。

    这中暖昧的话,贝蜜儿怎么会听不出来呢,只是旁边有外人在,贝蜜儿不好意思跟我纠缠下去罢了。

    不过,她的眼神还是没有放过我,此时她正用怪罪的眼神在我的身上扫着。

    对于俩人的言行举止,李梦缘显然没有听出我话里有话,只是认为他们俩个人很有意思,说话都是这么有深度。

    “我听说我们学校来了一对日本的留学生,这是真的吗”

    李梦缘突然问道。

    “是的,其中有俩个还分在了我们班。”贝蜜儿立刻答道。

    “他们打球很厉害是不是”

    李梦缘有说道。

    “不知道!不过我知道的是,他们再怎么厉害,跟我对碰的时候,他们就不厉害了!遇见我,他们只有被蹂的份!”

    我无精打采地说道。

    等了一下,我看到没人说话,只是李梦缘在盯着自己看,呃又忍不住说道:“你认为我是在吹牛”

    “有点怀疑!听说那一对日本人可是横扫好多间高校才过来我们这里的,实力不容小看!”

    李梦缘反驳道。

    “那是你太抬举他们了,过一个月你就知道了!”

    我笑笑说道。

    ⊙看⊙最⊙新⊙章⊙节⊙百⊙度⊙搜⊙ltxswang⊙

    很快,一阵电话铃声打断我们的对话。

    “这么早,准打来的电话”

    我听到自己的手机铃声响起来,赶忙走到房间拿出手机接电话。

    “什么郝道长走了”

    一秒后,我口中爆出这么一句话。

    听到我说的,贝蜜儿捧在手里的杯子一下掉在地上,碎了

    挂掉电话后,我无力般走回客厅的沙发上,全然没有理会旁边俩人投来的关切目光。

    “郝道长真的走了吗”

    贝蜜儿咽噎着问道。

    我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只烟点起来。

    听到我说郝道长并没有离去,贝蜜儿的心里却高兴不起来。因为她看我的表情就知道,即使郝道长并没有离开人世,但是情况肯定不容乐观。

    “看开一点嘛,现在最重要的是去看看他的情况,而不是像现在一样坐在这里,这样你将一事无成,更谈不上孝心了!”

    沉默了一阵之后,李梦缘开口劝说着。

    “对,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去看看他老人家!”

    贝蜜儿内心突然豁然开朗,她立刻站起来,显得迫不及待。

    我也像突然想通一样,点点头后,抓起钥匙就走向门口。

    虽然我们和那个老道士只见过几面,但我们之间却像是认识很久一样。

    我三人急速感到医院的时候,郝道长住的病房安静得很,只有不远处有几个人在盯着这边看,这不能不让人起疑心。

    我此刻也是感到很奇怪,但是他却没有将这些放到心上,现在对呃来说,郝道长的情况才是我最想了解的。

    我刚想敲门的时候,一个美丽年轻的护士小姐倒从里面打开门。

    显然他对于我几人的到来很是意外,只见她错愕一阵才微笑着说道:“这里是特护病房,你们要找的是准呢”

    “郝道长!”

    我斩钉截铁地说道。

    “你郝道长这里是特护病房,你有没有搞错这里哪有你要找的郝道长”

    护士小姐显然搞不清状况,不过听她的口气似乎不怎么和善,刚才因为对我等人微笑留下来的好印象此刻在我的心里顿时一落千丈。

    “那请问郝老的病房是这里吗”

    贝蜜儿开口问道。

    “对,就是这里,不过那跟你没有什么关系吧!”

    护士小姐从前天开始就服侍郝老,她按照自己的经验看,特护病房里面的郝老只是是一个没有家属的有钱老人罢了。

    “哪歪歪这么多废话,一边呆着去!”

    我不耐烦了,一只手直接将那护士甩到一边,闪身走进去。

    “这个估计就是老板在等待的年轻人吧,看起来有点气势!”

    离郝老特护病房不远的走廊处,俩个年轻的西装革履的男人在低头私语。

    “是啊,你看那护士也算个可人儿吧,他小子竞然辣手摧花,呵呵!”

    另一个男子开口答道,说完还忍不住笑了笑。

    “你这人怎么这么野蛮,我说了不能进去。病人需要休息!”

    护士小姐被甩到一边后,立刻又动身冲到我的前面,把我拦住,不让我继续前进。

    “你出去!”

    不知何时,郝老己经来到离门口俩步的地方,对着那护士说道。

    “这几个人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要硬闯这里!”

    护士小姐委屈地说道。

    难道又是一个受伤的小娘们

    我刚才都没有怎么对她呢,我郁闷地想到。

    “你出去吧!”

    郝道长摆摆手叫那个护士退出去。

    “这里是特护病房,不用担心他们,我现在就去通知医院的保安!”

    “通知保安干嘛”

    贝蜜儿忍不住问出来。

    “你们不是病人的家属,我是不会让你进去的!”

    护士继续说道。

    “那你怎么知道我们就不是病人的家属呢,你真是无聊透顶了!”

    贝蜜儿不屑地笑了,只是表现地不是很明显。

    “病人都没有后代。”

    护士刚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就感觉后悔。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