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小说网
繁体版

第331章 房东的儿子

    第331章 房东的儿子

    忽然,她伏下身子,两臂紧紧地搂住我,全身微微地颤抖,等待的高朝终于来临。

    愉悦后的粗喘,赤果果的身体组成了一幅旖旎的春。色图。

    出租屋里,俩个女人沉沉睡去的时候,我还在吞云吐雾,淡淡的香草味让我的心神极其放松。

    突然,一阵细微的声音从窗外的树上传来。

    如果不是由于我此刻正好倚靠在窗户的旁边的墙壁上,可能还真的听不到这极为细微的异动。

    我透过橱窗的缝隙往外看,一个清晰的人影立刻出现在我的眼底。

    我赶紧从床上拿起毛巾裹扎在自己的身上,用力拍拍贝蜜儿的脸,为防止贝蜜儿发出声响,我顺便捂住贝蜜儿的嘴巴。

    等贝蜜儿迷糊着睁开自己眼睛的时候,我用眼神示意贝蜜儿一下,窗口外面有异动。

    俩人的默契这时候就表现出来,贝蜜儿立刻就明白我的意思,高度戒备地望着窗外。

    我小心翼翼地就地一个翻滚,闪到了阳台上,一个纵身往地上跳下。

    虽然我极力让自己不发出声音,但是从近两米高的阳台跳下,要不发出声音还真的是很难。

    听到阳台这边传来的声音,树上隐藏的人影立刻警觉起来,东张西望着,大气都不敢出。

    看来对方也发现了异常,我心里想到。

    但是对方好像还不知道自己的位置,这就是最大的优势,应该趁此机会给对方意外一击才行。

    敲定心中的想法之后,我开始有所行动。

    树上的人只见接近阳台的花草丛里一阵骚动,接着眼前一阵黑影闪过。

    他以为自己看花了眼,急忙甩着头。

    “还真是幻影啊,看来我是太过于紧张了!”

    树上的人喃喃自语着。

    “这可不是幻影,而是真实的存在,现在你应该感到害怕了吧!”

    我来到大树上,正站在那人的背后邪笑着。

    “你你什么时候来到的!”

    大树上身着黑色夜行衣的人结巴着问道。

    由于过于紧张,他脚下一个踩滑,身体开始倾斜,有从树上掉下的危险。

    “刚刚感到的,这么好兴致在树上乘凉啊!”

    我拉了那人一把,笑着问道。

    “是啊,在树上乘凉看月色非常不错的,难得你也有这么好的兴致!谢谢你拉了我一把,要不然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去还真不好受。”身着黑色夜行衣的人尴尬笑道。

    “不客气!不过,你说的话也太假了,貌似今晚没有月亮呢!”

    我脸色开始变了。

    “说错了,我……”

    “我什么我,下去吧!”

    我直接踹了那人一脚。

    “蹦……”

    物体着地后发出的声响。

    “你以为我真的是好人吗,会乐意帮你!”

    我怒视着跌落在地的黑衣人。

    “哎呦,痛死了!不跟你这种人在一起,我要走了!”

    黑衣人圆珠左右转动,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可是,他刚站起来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贝蜜儿却挡住他的去路。

    “想走,不过我这关怎么行啊!”

    贝蜜儿说完直接一个扫堂腿把刚颤颤巍巍站起来的黑衣人又打倒在地。

    “你们人多欺负人少,我不干!”

    那黑衣人又叫嚣着。

    ≤全-网≥

    ≤更-新≥

    ≤最-快≥

    ≤ltxswang≥

    “好了,不要装了,你再不说实话我就不客气了!”

    我语气冷冷地,眼中射出俩道寒光,仿佛想刺穿黑衣人的内心。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黑衣人绝口不提自己这次来的目的。

    “你不说是吧,那你以后都不要说了!”

    我举起了右手直接向黑衣人劈去。

    “等一下……”

    黑衣人赶紧阻止了我的下一步动作。

    “有话快说,我们可没有多余的时间陪你玩。”

    看来今天不说是不行了,他们俩个人也太厉害了,俩次被人悄悄来到后面都不知道,真他娘的窝囊,看来这次生意是做不成了,黑衣人想道。

    “磨磨蹭蹭地干嘛,想找死啊!”

    贝蜜儿说完又是一脚踢到了黑衣人的身上。

    “不要打了,我说还不行嘛!”

    黑衣人哀求起来。

    听到黑衣人终于松口,贝蜜儿跟我心有灵犀地对望一眼,同时笑起来。

    “是一个叫乐鸣的家伙出钱请我们过来的。”

    黑衣人沉默了一下说道。

    “我要具体的情况!”

    我不耐烦说道。

    “我说就是。那个叫乐鸣的是个少爷级的人物,他家里挺有钱的,跟在他身边的保镖都俩三个。听他说,因为你把她的猎物给抢走了,而且还在什么晚宴上羞辱了他一番,所以他气不过,就请我过来调查一番!”

    听到他的话,我沉思几秒后问道:“那你来多久了”

    “我是刚来,才跳上树的时候就被你发现,我真是倒霉,被你的女人修理俩次。以前从来没有试过像今天这样的窝囊事,看来流年不利呐!”

    黑衣人说完,贝蜜儿忍不住轻笑了一声。如花的灿烂笑容,让黑衣人也情不自禁一阵眩晕。

    “有什么好看的,再看把你的眼睛给挖了!”

    贝蜜儿大声道。

    “不,不看了!”

    “再说说你的来历吧,你应该不是普通人吧,刚才第一下的时候我可是用了暗劲的,可是你摔下来以后一点事都没有!”

    我好奇地问道。

    “说到这里,不是我自夸啊,我所在的组织可是杀手届出名的组织,连我在内一共五人,经过好称魔鬼的旅程式的训练方法,假如我们几个联手,那可是所向披靡的!”

    黑衣人难得露出自傲的语气。

    “如果真的这么厉害,就不会俩三下被我放倒了,你就会吹!”

    我不屑地说道。

    “我是识时务,知道自己不是你的对手,所以我就没有再浪费力气罢了!”

    黑衣人泄气地道。

    “这也行。不过,今晚你到此一游,总该留下点纪念吧!例如你的手。”

    我转过身背着黑衣人。

    “不要了,我还要靠这双手吃饭的,上有老,下有小,中间还有……”

    “打住,我不是善人。你既然选择了这条路,那就会想到今天这样的下场。我是善恶分明,一只手,或者一只教,自己选吧!”

    我冷冷说道。

    “算了,你就放过他吧,反正我们也没有失去什么!”

    贝蜜儿这时开口说道。

    我疑惑地看贝蜜儿一眼,按说以前,贝蜜儿可从来不会为恶人向自己求情的,可是现在……

    “好吧,听你的!”

    我摸了一下贝蜜儿头上的柔软发丝道。

    “谢谢,谢谢……”

    “还不滚,想死啊!”

    我怒声对着黑衣人说道。

    我话音未落,黑衣人三俩步就不见了身影,比逃窜的野兔都要快

    来访黑衣人走后,我拥着贝蜜儿慢慢向楼道走去。

    “不问我为什么放走他,你知道这不符合我一向的风格的!”

    贝蜜儿望着我的脸轻声说道。

    “不想问,也不必问。既然你这么做了,总有你的理由的!”

    我深情地说着。

    “我是厌倦了杀戮,我想过平静一点的生活,如果我们今天杀了他,我们依然是我们,而他的家人,却会因此伤心欲绝!”

    “如果他说的是假话呢!”

    “就算他说的不是真话,我样们就当做善事好了,反正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