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小说网
繁体版

第22章 视觉挑逗

    这柔软的身子靠得我浑身上下都不由一僵,肌肉就像是触电一般的麻痹。

    弄得我的呼吸都不禁有些迟缓,就连脚步都有些移不开。

    不过片刻后,我便也恢复过来,心里不住的道:不过就是一个女人靠在自己身上而已吗弄得跟没见过什么世面一样。

    而且她也没有丝毫的挑逗之心,有的只是我心里那点小九九在作祟。

    就算是我心里再有什么别的想法,起码也不能太表现得太过露骨,还是先想办法把她送回家里才是正事。

    我咬了咬自己的舌尖,努力把心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收起来,然后扶着田敏捷就朝着回去的方向走。

    走了没几步,田敏捷突然开口问道:“马老师,我能冒昧的问一个问题吗”

    “你说。”我说道:“要是能回答的我都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马老师,你不是教音乐的吗刚才我看到你的身手好像比一些年轻人还要利索呢。”田敏捷笑着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专门从事体育的呢。”

    我笑了笑,道:“其实我二十年前是武术队的,不过后来喜欢上乐器,就专门从事乐器了,要不然今晚这几个小混混都还不够看的。”

    “原来如此,难怪我说呢。”田敏捷噗嗤一笑:“如果你不说的话,我估计都以为你只有二十来岁呢。”

    “二十来岁”我顿时哑然失笑:“难道我看起来那么年轻你就别安慰我了,要不然我肯定会以为自己真的只有二十来岁。”

    “这怎么能算是安慰呢”田敏捷笑了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真的差点认错人了。”

    估计是刚才我救了她的原因,所以田敏捷的话不禁有些多了起来:“后来要不是孔泉跟我说你都四十来岁,我还真以为你就是二十来岁。”

    “这话说得,我要是带着糖的话,那真应该给你奖励一颗糖。”我耸耸肩,接着道:“一辈子就这么过去了三分之二,也不知道自己前四十年前都是怎么度过的,眨眼之间,就到了不惑之年,这人生啊,还真是不饶人。”

    “哎哟,马老师,你要是这么说,我自己都有些无地自容。”田敏捷看了我一眼,跟着道:“人家强东在你这个年纪才刚结婚呢,所以你还只能算是年轻。”

    “那是个别而已,又不是每个人都能四十岁娶个二十出头的媳妇。”我言语之间也没有什么顾虑,接着说道:“要是我这种,到了四十岁能不能娶上媳妇都是未知数呢。”

    “现在的小女孩不都是喜欢像你这样成熟稳重的男人吗”田敏捷咯咯一笑:“说不定真会有二十出头的小女生喜欢你呢。”

    我心里本来想顺口问问是不是也包括她,但要是这么问的话,就还真的显得自己太不要脸了。

    当即只得笑着道:“那只是说不定,至少我是没有见到对我崇拜的人,所以我对这种缥缈的事情从来都不抱着幻想的。”

    我们一边走着一边聊着,天南地北的聊了很多,但更多的都是鸡毛蒜皮之类的事情。

    虽然田敏捷想让我扶她回家的,可是看到她那青肿得不成样子的脚踝,我觉得这么送她回去确实有些不妥,当即就道:“我先送你去检查一下,抹点药吧,要不然估计你这几天都好不了的。”

    “那也只能这样了……”田敏捷苦着脸道:“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太久没有运动了,居然给伤成这个样子。”

    我安慰着道:“太久没运动的话,最开始还是不要这么激烈,要不然很容易拉伤,先好好休息休息,很快就能恢复过来的。”

    我把她送到了最近的一家医院里,医生给她检查了下,又抹了些药,还开了一些药让她回家自己擦,就让我们回来了。

    把她送到楼下后,我道:“小田,你看能不能自己上去,要不然我就送你上去吧。”

    虽然擦了药,但估计没有这么快就能见到效果的,田敏捷试着站了下,不过却疼得秀眉蹙起,摇摇头:“马老师,我还是感觉好痛,要不就再辛苦辛苦你一下把我送上去吧,而且都到这里来了,怎么说也得请你去家里喝杯茶吧”

    其实喝茶不喝茶的我倒不是很在意,只是送佛送到西,都到这里,再多送两步也没有什么的。

    于是我道:“行,那我先送你回去,等下睡觉之前再搽点药,明天应该就能消肿了,再过两天就好了。”

    “谢谢马老师吉言了。”田敏捷微微笑着道。

    不可否认,尽管田敏捷和儿媳的相貌相差有些大,但她是属于那种耐看型的女人,越看越耐看。

    也不知道是不是运动太久了,我居然又闻到她身上传来那种女人的体香。

    尽管我刚才极力的控制自己,不要胡思乱想的,但我还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心里自然是难免会有些波动。

    好在都到了这里,只要把她送到了楼上,我就先赶紧回去,要不然我怕真会把持不住。

    这欲望的大门一旦打开,就算是再理智的人都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想法。

    我也不是柳下惠那种坐怀不乱的人,更不是少林寺里那种得道的高僧。

    特别是上楼时,她的重心几乎都落在我这边,那柔软的身子几乎半个都靠在我的身上,再加上扑鼻而来的体香,我的内心越发的蠢蠢欲动起来。

    好在这个楼梯不算高,走了十来步就到了她家门口。

    眼看着近在咫尺的大门,我心里竟莫名其妙的松了口气。

    田敏捷拿出钥匙打开门,然后道:“马老师,都到了这里,要是你就这么走了的话,那传出去的话,别人估计还以为我不待见你呢,假如孔泉知道的话,说不定还会怎么骂我呢,你就先进来坐坐嘛。”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要是我真的调头就走,那未免也太不近人情了。

    于是我点点头道:“好。”

    才刚进去,我才发现屋里除了我们之外就再没有别的人,于是我忍不住诧异的道:“小孔呢”

    “他啊……”田敏捷自嘲的笑道:“他一到晚上就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我跑步之前他回来了一下,然后又走了,估计还得等到差不多凌晨才能回来。”

    既然是她们家的家事,我也不好过问。

    田敏捷单脚跳到冰箱边上,问道:“马老师,你要喝点什么”

    “矿泉水就好了。”我说道。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