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小说网
繁体版

第297章 好累

    枪头顶着花心,蜜肉挟着凶器,在温暖多水的香泉内浸泡着滋润着,我尽情享受着贝蜜儿玉体的温馨。

    她尽情地把**分成最开,热情地欢迎我的射入。

    蜜肉多情地缠夹住凶器蠕动,她被那热烫的牛奶射得大叫,性感娇躯香汗淋漓娇喘吁吁,被我干得欲仙欲死,我们两人紧紧交合在一起的下身浪精花汁斑斑,同时到达高朝紧紧的搂抱着,我抽出泄精后开始软趴的凶器,手轻抚贝蜜儿丰满性感的**,贝蜜儿激情的满足后加上我柔情的爱抚,甜美舒畅的余味在体内激荡着让她尝到完美的欢愉,粉脸一红对我亲吻撒娇:“老公,你真厉害,我爱死你。”

    我用嘴贴上她的耳旁故意挑逗着:“刚才你舒不舒服,爽不爽呢”

    贝蜜儿粉脸通红,欠身整理散乱在娇躯上的衣服,把围在纤腰上的长裙肩带拉到脖颈上系好,伸手捡起床头的黑色蕾丝小内内,伸直修长的秀腿套进去,满足的低嗔:“坏老公,你明知故问的,真恨死你,你让人家成浪娃荡妇。”

    “荡妇就荡妇嘛,反正我喜欢就行。”

    我握着她浑圆结实充满弹性的酥胸爱不释手的捏揉。

    “老公……别再羞我……你……你坏死啦……”贝蜜儿拉下盖在圆润翘臀上的裙摆遮住大腿,我看着她穿衣时的幽雅动作,凶器又挺立胀大。

    “死相……你坏死……得便宜还卖乖……”贝蜜儿伸手抓着凶器用力捏一下。

    “哎呦……轻点……捏坏不能用你忍心吗”我道。

    “活该……谁叫你老是羞我嘛……”贝蜜儿嘴上说着,小手却轻轻抚摸着凶器上被微微捏红的部位。

    贝蜜儿双额泛红,羞答答地伸出玉手握着凶器上下套弄。

    滑嫩的大腿压着我的腿摩擦。

    绷紧的圆臀勾勒出优美的曲线顺着丰满翘臀的弧度显示出黑色蕾丝小内内的痕迹,黑色长裙高开的叉口风光微泻,软隆的山丘被小小内内包裹着显出邪恶的形状。

    柳腰上的丰满酥胸被黑色布带紧紧包裹着,硬挺的小樱桃形成明显地突起。

    “好老公,喜欢吗”贝蜜儿转过半边脸,说话时媚态撩人,圆润翘臀左右摇晃:“刚才你猴急的都没脱人家的衣服,这次再给你一个机会。”

    听她这么一说,我转到贝蜜儿身后,凶器抵住她弹性十足的圆润翘臀,手攀上她饱满的酥胸。

    将凶器再次挤进她的臀沟,硬挺挺地抵在缝隙上,用拇指和食指捏住小樱桃,手心用力压着柔软又有弹性的山峰。

    恣情品尝着丰挺和弹性,揉捏娇嫩的小樱桃,富有弹性的高耸酥胸被我捏弄搓揉,丰满的酥胸被紧紧捏握,让小巧的小樱桃更加凸显,拇指和食指挑逗已高高翘立的小樱桃。

    揉弄着贝蜜儿的高耸酥胸,贝蜜儿原本丰满的酥胸被抚弄得更加饱满。

    我的唇由颈部一直吸到耳根,手滑向平滑的小腹,隔着小内内挤入软隆的山丘,抚弄着顶上浓密细长的毛发,探索更深更软的底部。

    手掌压住顶端,手指揉搓山丘深处。

    把玩薄薄的布料下软嫩的花瓣。

    凶器隔着两层布料紧紧顶压在水汪汪的香泉口磨碾。

    贝蜜儿微微地抖动着身子,闭起眼睛,深锁眉头,死命地咬着嘴唇,口中发出极力掩饰的娇吟,圆润的翘臀向我挤来,我看着她柔润的红唇,说道:“好人,你含含它好吗”

    “真是坏蛋老公。”

    贝蜜儿听着我的要求,羞红粉脸。

    “我就是坏蛋,不然怎么能够得到蜜儿你啊。”

    我轻按着她的头压向凶器。

    “你真是我的冤家。”

    贝蜜儿粉脸绯红羞涩的微闭媚眼张开樱桃小嘴轻轻吞着凶器,枪头塞得她的樱桃小嘴满满的,瞟了我一眼,用香舌舔着枪头,又用薄唇吸吮用玉齿轻咬,套进吐出地套弄着。

    我的凶器被贝蜜儿的樱桃小嘴品尝着,酥麻麻的快感扩散到全身,凶器被舐吮套弄得更加粗大。

    我探手抚摸贝蜜儿浑圆而极富弹性的大腿。

    伏身扣挖张合翕动的缝隙,她的浪液分泌得特别多,弄得我整个手都湿漉漉的。

    贝蜜儿用上薄下厚的红唇将凶器整个含进口中吸吮。

    发出“滋滋”的声响。

    我腿出被吸得发亮的凶器,用枪头在她柔嫩细腻的红唇上研磨着,她伸出沾满口水的舌头,我扶着凶器在她的舌头上拍打着,发出“啪啪”的声音。

    在她舌头上抹一点口水,将凶器往她保养得光滑而富有弹性的粉腮上拍去。

    贝蜜儿没想到我作出这样浪糜的举动,羞急的捉住我的凶器,噘起湿润的嘴唇从枪头往下深深地一套,忘乎所以地含弄着。

    渐渐的被开发出咬的快感,抛却矜持的由凶器往下舔弄含住我的弹药库吸进吸出,长长睫毛下的美目似有似无地望着我,口中不断分泌出香甜的口水,将枪头舔弄地更加光亮。

    我看着美艳的贝蜜儿跪在我胯下舔着凶器,螓首快速地上下,忘情地吮吸着枪头肆意地舔弄我的凶器,手抓住凶器的根摩擦俏丽的脸蛋,滑软的香舌灵巧的在凶器上旋转着。

    兴奋的伸手握住她圆滚滚的酥胸,捏住娇嫩翘立的小樱桃向上拉起,再往回将酥胸揉搓成诱人的形状,心里忽起邪念。

    我把左腿伸到她分张的腿间,在山丘下翘起脚尖,用脚拇趾隔着小内内碾压着敏感的玉豆,花汁随着脚的研磨透过薄薄的黑色蕾丝小内内流到我脚上。

    “呜……呜你这么玩人家……好过分啊……不要……我不要啊……”贝蜜儿吐出凶器羞急的娇嗔,手伸到山丘下拉着我的脚。

    “刺激嘛,我就是让你尝试一下以前没有的感觉。”

    我按住她的肩膀,阻止她的动作,接着挺动凶器又塞进她的小嘴里。

    “嗯,喔……”贝蜜儿无奈的屈服。

    含着凶器发出浪秽的哼声:“你的……好粗……呜……好大……喔……”

    贝蜜儿沉浸在浪糜的气氛里,细滑的舌尖顺着凶器的中线上下舔动,虽然她无法将凶器尽根含入,但尽力的吞入到她的极限,螓首上上下下的套着。

    小手回到弹药库上用指甲搔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