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小说网
繁体版

第264章 轻点宝贝

    随着我的手指揉挖湿润中开放的香泉,一**快感以下体为中心,扩散到贝蜜儿的全身,原本紧紧闭合的花瓣竟然渴求般的微微开启,露出里面鲜嫩粉红的小肉瓣。

    一股热浪从下体传导上来,体内压抑不的欲潮,终于暴发开来,随着连声娇吟,阵阵春水从诱人的香泉激流而出,濡湿洁白的床单。

    那一阵阵酥麻难当的感觉让贝蜜儿整个意识都腾空起来,飘飘然不知今夕何夕,过多的酥麻和激情令她再也无法承受,燎原的欲火将她的矜持与理智焚烧殆尽。

    原始的欲望已经被全面撩拨起来,口中娇喘吁吁,不时还伸出那灵动的香舌舔舐着微张的樱唇,嘤咛声声,如饥如渴,泛红的肌肤布满晶莹剔透的汗珠,纤细的柳腰如蛇般款款摆动,不自觉地迎合着我的抚弄。

    源源不绝的肉欲快感,一次又一次冲击她的理智,终于下体也无意识的扭动挺耸,脑中只有原始的欲念,难以忍受的空虚感令她放弃所有的矜持,媚眼如丝,娇声娇吟呢喃道:“老公……你了饶人家吧……求求你……别再逗人家……人家好难受啊……”

    听到贝蜜儿终于在我无所不在的情挑撩拨下,耐不住高涨的**,开口要求自己快上马,驰骋揉搓她成熟美艳风韵迷人的**时,我泛起帝王般的征服快感,趴在贝蜜儿的粉面上低声浪笑道:“我的好蜜儿,真的想要我吗”

    贝蜜儿羞涩地睁开满溢春情的秀眸,目光中充满期待,芳心深许的微微点头,再合上眼睛,羞赧妩媚地娇嗔道:“你这坏人,还要捉弄笑话人家,人家什么都由你啦。”

    听到贝蜜儿任凭处置的诱人言语,我一股灼热立时从小腹处蔓延开来,再也无法忍受,先将贝蜜儿发烫的**挪往床中央。

    再扑上美艳无双的**上,晶莹的玉体,美丽的脸庞,迷人的鼻香,醉人的气息,直熏得我有如烈火焚身一般,高举的凶器肿涨发痛。

    我轻轻地用膝盖顶开贝蜜儿雪白的**,仰躺的娇躯轻轻扭动,高耸的胸脯急剧起伏着,全身散发出一股难以形容的春意,我挺起高翘的庞然大物,对准她性感迷人的香泉。

    先在花瓣外面轻轻来回研磨着,再对着那颗红润的珍珠一番顶触与挑逗,贝蜜儿的香泉不堪刺激,羞人的春水不断潺潺涌出。

    “好老婆,我要进来了哟。”

    我粗大的凶器先是一分一分地向里挺进,接着硬生生地直捣黄龙插到尽头,虽然缝窄洞紧,但泛滥湿热,娇嫩充满弹性的香泉,仍满满的将我的硕长凶器吞入,一下子全根尽没。

    “好爽滑啊。”

    我直达贝蜜儿甬道深处的时候,我的喉头也情不自禁地嘶吼一声,因为真的太舒服了。

    “啊……”

    贝蜜儿娇声哀鸣,像是禁不起这突来的凶猛侵袭,秀眉紧蹙,泪水横流,娇弱有如风中的细柳,让原本想大肆挞伐的我不由得升起无限的柔情,我慌忙伏下身来,双手温柔的梳理因扭动散乱的秀发,柔声细语道:“好老婆,弄痛你。”

    我用手轻轻拭去贝蜜儿脸颊上的泪痕,吻着她娇羞的香唇,轻咬她挺直的鼻梁,温柔呵护这一时之间惊慌失措的绝色尤物。

    硬挺的凶器仍停在贝蜜儿湿热温软的幽谷里,按兵不动,不再抽动,静侯她逐渐适应。

    在我的轻怜蜜爱下,贝蜜儿感觉些许的疼痛逐渐消去,羞涩难堪的静默中,下体处粗大灼热硬中带劲的男子凶器,传来满涨的充实感和阵阵酥麻,迷蒙的泪眼慢慢转成一片缱绻,那销魂快感将她的欲望整个挑起,贝蜜儿春情复炽,娇喘吁吁,嘤咛一声,不觉扭下身体,柳腰丰臀款款摇摆,享受凶器和香泉摩擦所带来的酥麻快感。

    这时的她,有如一朵任人娇花,羞涩柔弱,却又渴望甘霖滋润。

    我当然能体会她现在的反应和需要,心里暗暗得意,有些明知故地问道:“好老婆,还痛吗”

    贝蜜儿闻言大为羞涩,娇喘呢喃道:“已经……不会……但是……里面有些……痒……”我轻咬着贝蜜儿纤巧的耳垂,柔声道:“好老婆,那怎么办呢”

    “好人……你帮帮我啊……我老公……啊……”

    贝蜜儿只觉进入自己**深处的庞然大物,灼热粗大坚硬雄伟,它似乎自具生命,不待主人发号施令,就蠢蠢欲动跃跃欲试,分身自动起来,自己紧紧夹住也无济于事。

    令贝蜜儿无法控制地发出声声娇喘,连连娇吟,高举起两条雪白修长的**紧紧缠绕住我的腰臀。

    我探路的枪头寻觅到敏感湿热的花心,在香泉肉壁的紧握下顶住研磨旋转摩擦,让花心也起颤栗共鸣,与枪头你来我往地互相**着。

    我御女无数,深知贝蜜儿已经渴望已久春心勃发春情荡漾,她需要我揭开她端庄妩媚的面纱,用最有力的抽送,最快速的冲刺,最强劲的摩擦,让她达到高朝的巅峰而心悦臣服。

    我低头含住贝蜜儿在迎合扭动间颤颤巍巍晃动的一只丰硕饱满的山峰,一边吮吸咬啮,一边大力拉动身躯,猛烈强悍地挞伐着贝蜜儿敏感的春水玉壶花心。

    我逐渐缓慢的插送起来,并用厚实的胸膛紧贴住她那一对坚挺怒耸滑软无比的傲人山峰,挤压磨蹭,好不舒爽。

    欲求不满的成熟娇躯,**像火般的沸腾着。

    在我磨来蹭去缓抽轻送的挑拨下,细致的小樱桃挺起,迷人的**激烈的扭动着,鲜红欲滴的双唇微微张开,吐出令人迷醉的声音,小蛮腰忘情地摇晃,迎合深入体内的大凶器。

    看到被骑压在身下的贝蜜儿,不堪**焚身,不断浪声浪语,我知道自己已将她带入男女床笫之间如痴如狂的激情中,动作或深或浅,时快时慢,在她的仙女洞里进进出出,直把贝蜜儿炮轰得死去活来。

    看到贝蜜儿的浪荡模样,我加快进出的速度和力道,一连串的猛力抽送,记记深入香泉深处,撞击敏感的花心,香泉里的春水泛滥有如洪水决堤,应合着结实的小腹不停撞击雪白的耻丘,发出啪啪的响声。

    贝蜜儿禁不住幽谷里传来的阵阵酸痒酥麻的快感,鼻息咻咻,美妙地娇吟着:“啊……好舒服……啊……老公好棒啊……啊……”

    我端起上身,骑乘在贝蜜儿美艳高贵的**上,看着在我胯下被我的凶器鞭打得娇啼婉转抵死逢迎的贝蜜儿,现在是任我羞花折蕊大块朵颐,身心无比的征服快感,让我更起劲地冲刺着。

    既痛苦又舒畅的美妙快感让贝蜜儿发出不知所以的娇吟浪哼,柳眉不时轻蹙,娇喘吁吁,嘤咛娇吟:“好老公……轻点……啊……大力点……好爽……宝贝……操得……我好爽……”

    我瞧着平日里端庄优雅的贝蜜儿被挑起久抑的**后,再次变得这般地骚浪,挺动庞然大物更是大力地炮轰着。

    花园仍然十分的紧窄,每一下炮轰都把我的凶器夹磨包裹得十分舒服,加上那一声声的娇吟一声声的求饶,更激起我的无比亢奋。

    在我不断的逗弄下,贝蜜儿白玉凝脂般的玉体,双颊泛红媚眼如丝,嘴里不停地哎哎哼哼着,完全陶醉在男欢女爱的快感中,欲火高涨极度渴望的贝蜜儿高举曲起的双腿紧紧地勾住我的脊背,任由我骑乘在她成熟艳丽的**上。

    狠命地抬高自己的**,一下一下的狂扭配合着我挺动抽送的腰身,完全不由自主地沉在那波涛汹涌的快感中。

    激烈摇晃的席梦思上,贝蜜儿恣意地声声呐喊**着,不住地发出令人神摇魄荡销魂蚀骨的娇吟。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