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小说网
繁体版

第242章 都知道了

    秦晴眼睛一红,主动地牵起我的手,“宏哥,谢谢你。”

    我笑道:“咱们两个还需要说谢谢吗你放心,你跟了我我不会亏待你,如果哪天你想离开,我也不会阻拦。”

    她闻言连连摇头:“只要你别像前夫那样对我,我就一直跟着你。”

    我知道她说的是真的,从她之前忍受着婆婆的打骂和老公的指责还不离婚就能看出,她是个思想比较传统的人,一旦跟着我就会从一而终。

    我笑着捏了捏她的手,她对我展颜一笑,少妇的风韵尽显无余。

    只是趁着儿媳不在家,我们还能住在一起,过几天要重新找个地方住才行。

    回到家后,我正掏钥匙开门,便听到隔壁的门打开了,转头一看,蔺瑶正拧着一袋垃圾走出来,她看了看我和秦晴,然后展颜笑了一下点点头,算是打了声招呼,然后拧着垃圾袋走向楼道边上的垃圾桶。

    我发现秦晴若有所思地看着她的背影,然后跟着我进了门。

    “隔壁的这姑娘真够漂亮的。”

    秦晴一边换鞋一边随口说道。

    我笑道:“晴儿也漂亮啊,每个女人都有自己独特的魅力。”

    她换好鞋,去冰箱给我倒了杯可乐递给我,笑了笑道:“你觉得嫂子会不会收拾你”

    “噗……”

    我一口可乐喷了出来,目瞪口呆道:“啥”

    正在这时,门铃响了,秦晴笑了笑,转身打开门。

    只见嫂子手中拧了一大袋子菜,秦晴见状赶紧接过来拿到厨房里。

    “嫂子……”

    我有些忐忑的打了声招呼,说实话,早上出了那事后,我就不知道怎么面对嫂子,心里砰砰跳个不停。

    嫂子莫名其妙地白了我一眼,转头对外面说道:“还站在外面干什么,进来啊。”

    我以为是苏助理来了,不曾想,却见蔺瑶有些紧张不安地出现在门口。

    “这……”

    我有些吃惊地看着蔺瑶,完全搞不懂这是什么情况。

    嫂子把惴惴不安的蔺瑶拉了进来,把门关上白了我一眼,用手戳了戳我额头道:“没想到你现在居然到处沾花惹草了。”

    说着便带着她一起进了厨房,留我一个人在客厅中茫然不知所措。

    隔着玻璃门,见到三个女人一边忙活着一边不知道在说着什么,我的脑子如一团浆煳,怎么也理不清思路。

    过了一会儿,五菜一汤被端了出来摆在餐桌上,刹那间满屋飘香,可我却一点胃口也没有。

    嫂子安排她们围坐在桌前,秦晴的嘴角忍不住向上翘,显然看我这幅窘态觉得挺有意思。

    嫂子看了我一眼道:“傻站着干什么,坐啊。”

    “嫂……嫂子……你们……”

    我不知道该怎么问,结结巴巴地开不了口。

    “你们昨晚动静那么大,床都撞得咚咚响,隔着墙都能听到。”

    嫂子给我盛了碗饭,朝我手中一丢继续道:“我还以为是你和秦晴,吵得实在难以入睡,于是去你那边敲门,秦晴开的门,这下你明白了吧”

    我老脸一红,挺不好意思的,我半夜偷偷摸摸回来还以为秦晴就没醒过呢。

    搞了半天她们两人早就知道了。

    我抬头看了眼蔺瑶,她红着脸端着碗都不敢抬头。

    “刚才在厨房我已经问清楚来龙去脉,按道理这件事我不应该干涉的,但是……”

    嫂子的脸色渐渐严肃起来,“我马家的种绝对不能乱借,马家的女人也必须只能跟着马家的男人!而且现在强子那么大,也不会管你什么,要是强子和苏玥说,就让他们来和我说。”

    我见蔺瑶很是委屈,便大着胆子道:“嫂子,蔺瑶的情况比较特殊……”

    嫂子懒得搭理我,走到一边从坤包里翻出一张工行卡递给我道:“要么你跟她划清界限,别让她怀上老马家的种,要么拿钱帮她把事情摆平,让她离开那个老男人。咱家不缺那三瓜两枣的,但老马家的女人绝对不能伺候别的男人。”

    “嫂子……”

    看着一脸严肃的嫂子,我有些感动。

    蔺瑶一脸震惊地看着嫂子,眼中的泪水如开了闸一般簌簌下坠。虽然嫂子有钱,但她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一下子就给我三百万让我帮蔺瑶赎身。

    可见嫂子对我是真的很好,想起早上我对她做的那些事情,我心里更加羞愧。

    我把银行卡转交给蔺瑶,她眼泪汪汪地看了嫂子一眼,见嫂子点了点头。

    这才从我手中把卡接过来,然后拉开椅子一下子跪在嫂子面前,快速地在地上,咚咚咚地磕了三个头,额头都发红了,可见用的力气该有多大。

    嫂子却没有要拦住她的意思,面色平静地看着她,等她磕完头才说道:“你既然接了钱,那就得信守承诺,赶紧跟你那位金主划清界限,要是以后让我知道你和那人再有什么瓜葛,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蔺瑶既感动又敬畏地连连点头,我也被嫂子霸道的气场所震慑,唯唯诺诺地询问道:“嫂子……那个……能让她起来了么,这样跪着也……也不是个事啊。”

    嫂子霸道总裁的气势一收,立即变回温柔贤淑的嫂子,笑道:“你的女人你自己做主就行了,我跟你说啊,咱们都是一家人,以后需要用钱就跟我说,再这样瞒着我我可生气了。”

    我心里一暖,点点头道:“知道了嫂子。”

    说着我便上前将蔺瑶扶起来坐好,把餐巾纸递给她。

    刚才嫂子的气势把秦晴和蔺瑶都给震慑住了,所以吃饭时她们两人都缄默不言,餐桌上只有我和嫂子在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我突然有种错觉,嫂子就像古代时的后宫之主一样,把其他的小妾治理地服服帖帖的,完全不用我这个男主人操

    心。

    不对不对……如果这么讲的话,那嫂子岂不是我的……

    我赶紧摇摇头打断这不切实际的想法。

    聊着聊着,我便说起今天中午学校门口发生的事情,嫂子皱眉道:“这件事其实都不关你们学校什么事情,完全就是刑事案件。你也没必要扛下来啊。”

    我点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这事还真让人头疼,不用想,在整个学校能做出这种事情的除了周宪伟没别人,因为只有他才能串通派出所的人把刑事犯罪变成民事纠纷,给那几个打手定性为意外致人死亡,这才判了个一年半载就将他们放了。”

    蔺瑶目瞪口呆地看着我,嫂子问道:“怎么了你不知道马宏是老师”

    蔺瑶没有回答嫂子的话,反而惊讶地看着我道:“你……你在那个音乐学校上班,那周宪伟……”

    从她的表情中我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想了想便道:“难道你认识周宪伟”

    “我……”

    蔺瑶有些难以启齿,好半天才低声道:“他……他就是我……我那位……”

    看她的样子我就明白了,点点头道:“我还以为他只是个贪财贪权的人呢,没想到居然还是个贪色的人,可惜这么大的年纪了还想着要孩子,看来真是烂透了。”

    蔺瑶羞愧不已地低下头去,嫂子似笑非笑地看着我道:“你还好意思说别人,你看看你,不也贪色吗”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