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小说网
繁体版

第240章 下套

    “真的”有人半信半疑。

    我拍着胸口道:“我以自己的人格保证。”

    听我这么一说,他们也都信了一些,反正不就是等一天么,明天再来就是。

    等他们走后我才抹了把头上的汗,说实话,我并不是被他们吓的,而是被老周那老狐狸给气的,真要是闹出大乱子,这老家伙千刀万剐也不足以泄民愤。

    我把车开进学校,正减速准备顺着斜坡开到地下车库时,我陡然踩下了刹车,因为我见到怎么也没想到的一个人。

    秦晓琴!

    不知道为什么,见到了她我就有些心虚,想起被她撞见的一幕,所以我忙急忙慌地赶紧倒车,可她却早就透过挡风玻璃看到我,跑过来抓住门把手。

    我担心轮胎碾到她,赶紧踩下刹车,无奈地看着她。

    “姓马的,我看到你了,开门!”秦晓琴使劲拍着车窗。

    我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打开车门。

    她爬到副驾驶里来,坐下便道:“我妈妈要见你。”

    “啊”我搞不懂她啥意思。

    “去我家!”秦晓琴红着眼对我吼道。

    这刚成年的小姑娘最容易做出过激的事情,我可不想因为她名誉扫地,只好按照她的话把车倒出学校,朝她家开去。

    一路上我心里非常忐忑,幻想过各种可能,要么是尹雪茹觉得在她女儿面前丢尽脸,想和我拼命;要么是秦晓琴跟她妈妈吵了一架,拉我过去对峙。

    反正无论哪种情况,我估计都讨不到好。

    好不容易到她家,秦晓琴敲了敲门,尹雪茹把门打开,依旧是一副精致的熟妇打扮,看不出来有和秦晓琴吵架的迹象。

    她开了门带着我和秦晓琴来到客厅坐下,还没等我想好怎么开口,秦晓琴便红着眼开口道:“马宏,我妈妈把所有的事情都跟我说了,我爸爸无论做出什么事,那都是他的个人行为,你报复了他不算,为什么还要欺负我妈妈!”

    听到这话我就来气,刚才的愧疚感一下子抛到脑后,正想反驳她,但看到尹雪茹冷静地有些反常,心里却一动,便多长个心眼,干脆狡辩道:

    “你爸爸以权谋私,我当然得举报这种不良作风,但你说的我欺负你妈妈我听不懂。”

    秦晓琴明显一愣,显然没想到我脸皮居然这么厚,在两个当事人面前睁着眼说瞎话,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尹雪茹脸上的惊讶之色一闪即逝,随后冷冷地说道:“那天你威胁我,然后来我家做了什么你难道忘了吗我女儿可都看到了!”

    这下我更加确定心中的猜疑,这是要套我的话,非要我自己说出来,看来她们母女这是准备好录音打算以牙还牙啊。

    这种把戏可是我玩烂了的,岂会着了她们的道

    我摇摇头道:“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些什么。”

    “马宏,你混蛋!”

    眼看拿我没办法,秦晓琴气急了,眼泪吧嗒吧嗒地直往下掉,扑过来就要打我。

    尹雪茹怕我还手,赶紧起身拉住秦晓琴道:“晓琴,冷静点。”

    说完还不着痕迹地对她使了个颜色。

    尹雪茹端起一杯白开水递给我道:“天气热心燥忘事,喝口水慢慢想,想清楚了咱们再聊。”

    还有别的计划

    我看着手中的茶杯心中发出冷笑,装作开玩笑一般说道:“这水里不会有毒吧”

    “哪有什么毒”秦晓琴看了她妈妈一眼,偷偷对她使了个颜色,抢过我的茶杯道:“我喝给你看。”

    说着便喝了一大口。

    喝完后便把杯子还给我,我放下杯子笑道:“我这人有洁癖。”

    尹雪茹顿时有些急了,连忙说道:“我去给你重新倒一杯。”

    说完便走去厨房。

    恰在这时,一阵手机铃音响起,秦晓琴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眼,捂着话筒转过身道:“喂张老师。”

    “嗯嗯,家里有点事……嗯……”

    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迅速把尹雪茹的杯子拿过来,然后兑满我的水杯,把我的水杯放到尹雪茹的座位面前。

    “老师再见。”秦晓琴挂断了电话,见我依然优哉游哉地翘着二郎腿,气鼓鼓地瞪了我一眼。

    还别说,这丫头别看都快十九岁,长得就像个初中生似的,胸前发育地鼓鼓的,比刘倩倩大了一倍,典型的童颜什么潜质,这要是坐在身上该是怎样一番舒爽,我不由得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现在我越来越对这些小姑娘感兴趣了。

    就在这时,尹雪茹端着水杯过来,道:“喏……给你……”

    我接过了水杯浅浅地抿了一口,她似乎也放下心,自己端着面前的满杯水喝了一口,然后问我道:“听说我家老秦要回来了,你打算怎么处理”

    我知道她是在拖延时间,便随口道:“还能怎么处理纪委已经给他警告处分了,回来主任是干不了了,挂个副主任的头衔到别的部门干着吧,原来的职务已经有人顶了。”

    “呵,你动作倒是挺快啊。”尹雪茹嘲讽道。

    我耸耸肩道:“这你可别乱想,职务需要而已,他那个位置不能缺人。”

    接着,她硬是东拉西扯地一直找我说话,时间一久,我感到头有些昏昏沉沉的,胸口有些气闷。

    妈的,也不知道这娘们到底下的什么药,喝了那么一丁点都能发作。

    我抬着沉重的眼皮看了一眼,秦晓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靠在沙发上睡着,而尹雪茹则依然强撑着精神,眼睛都睁不开了,可能她做梦也没想到,我在她女儿的眼皮子底下也能把水给换掉。

    我强忍者昏睡的念头,冲到二楼的卫生间打开凉水冲了个头,这才略微清醒一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