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小说网
繁体版

第208章 就两个人

    “什么声音啊”

    “我的手机,宝贝,你先起来,我接个电话。”

    “都这么晚了,别管了吧。”

    儿媳拉着我,但我可不能什么都顺着她的意,拍了拍她,儿媳虽然不情愿,但还是松开我的胳膊。

    我走下床,却脚下一软几乎摔倒在地上。

    今天晚上还是太疯狂,我现在才发现身体的每一块肌肉都在向我发出疲惫的告警。

    但当我捡起手机,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名字后,浑身上下的肌肉还是不由自主地绷紧。

    “爸,谁打的电话啊”

    床上的儿媳看出我的异常,我转过身,却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她。

    “谁打来的啊”

    我看着手机,不知道该不该交给儿媳。

    而儿媳却已是耐不住好奇,她貌似也察觉到什么,来到我身边看了一眼。

    “是他”

    铃声停止了,刚好就在儿媳发出惊叫的下一秒,电话被挂断了。

    我看着屏幕的强子两个字,和儿媳对视了一眼。

    “他怎么会给你打电话啊,爸”

    “我也不知道的,估计……还是礼物那件事吧。”

    儿媳沉默了一会儿,道:“昨天晚上他是给我打过电话来着,但我没接。”

    昨天晚上,我的脑海中瞬间浮现出儿媳和那个老男人一起有说有笑的画面,心中一阵不是滋味。

    儿媳好像看出我在想什么,搂住我的胳膊道:“爸,我真的和那个男人没什么关系,我都答应过你了,只要你要我,我就不会再做那种事。”

    我苦笑着道:“你这是答应吗我怎么觉得是威胁吧。”

    儿媳被我说的一愣,侧过头小声道:“反正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你不能反悔。”

    “唉……”

    我叹了口气,抚摸着儿媳的头发。

    这是,依然被我握在手里的手机又一次发出振动,我抬手一看,果然还是强子打来的电话。

    我看着儿媳,儿媳也看着我,最后,还是她先开口道:“爸,你接吧。”

    老实说,做到现在这一步我最不敢面对的就是强子,然而老天就是这么的阴差阳错,居然在今晚就让我接到了强子的电话。

    我无奈的把手机举起,接通电话:“喂,强子啊。”

    电话那边,强子的声音不是特别清晰:“爸,不好意思啊,这么晚了还给你打电话。”

    “没事,不要紧,你有什么事情吗说吧。”

    “实还是礼物的事,昨天晚上我给玥玥打了个电话,但她不接……我就是想问问,玥玥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啊礼物她收了吗”

    儿媳此刻就贴在我的身边,电话中传来的声音她也一字不漏地听了进去。

    我看了她一眼,却没得到任何反馈,儿媳只是无所谓一般看着我,但搂着我的胳膊更加用力。

    如此这般,我只得对着电话道:“哦,礼物啊,她……她收了,我看她应该已经不生气了,昨天晚上没接你的电话估计是有什么事情吧。”

    我感觉自己胳膊上的肉被儿媳掐了一下,她似乎很不满我的回答,但电话那边的强子听到后却是明显松了一口气:“这样啊,那就好,那就好。那就这样吧,爸,我挂了。打扰您休息了啊。”

    “没事,没事。挂吧,你也早点儿休息。”

    我迫不及待地挂上电话,因为我怕如果我反应慢一点儿,越来越不满的儿媳就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放下电话,我板住脸,看着儿媳道:“昨天晚上强子给你打电话了”

    “是啊,打了。”儿媳无所谓的说着。

    “那你为什么不接他电话”

    儿媳看着我,语气幽幽地道:“爸,我就不想接他电话,我一直在等你,可是你为什么不来找我”

    我勐然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心中一阵不舒服。

    儿媳好似看出我在想什么,她凑过来,搂着我道:“放心吧,爸,我真的和那个男的没什么关系,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去找别的男人了。我只是你一个人的,只要你还要我。”

    我回抱着儿媳,心里却不是个滋味,叹了口气,道:

    “玥玥,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儿媳愣了下:“什么怎么想的我就想和爸在一起啊。”

    我叹了口气,道:“可是爸肯定要走在你前头的,你不能这么过一辈子!如果我死了……”

    儿媳捂住我的嘴:“别说那么不吉利的话!”

    我看着儿媳,有些无可奈何。

    儿媳似乎也明白我的意思,她松开手,语气有些黯然地道:“我又能有什么办法强子他是个好人,可是他只想要孩子,他那方面又有问题,要不是你在,估计他都已经跟我离婚了。”

    “别说傻话,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让你们离婚的。”

    “是吗”

    儿媳看着我,开口道:“我知道他对我好……可是我不可能对他好的,我们早就做过对不起他的事情,而且,我只会当爸你一个人的女人。”

    看着儿媳倔强的眼神,我只能无奈地叹气。

    夜已经深了,因为强子的那个电话,儿媳有些和我闹别扭,但当我搂住她的肩膀时,她还是顺从的依偎到我怀里。

    “爸,你说,不能生孩子,就真的不算是一个女人吗”

    我摸着儿媳的头发,却被她的这句话刺地胸口一疼。

    “怎么可能,现在一辈子不生不育的女人多了,而且这都是什么时候的观念了,早就要被社会淘汰了。”

    儿媳却幽幽的道:“可别人都是这么看我的。”

    我只能叹气。

    孩子,这似乎成了一个无法解开的结,不只存在于儿媳的心中,也存在于所有和儿媳相关的人心里。

    我安抚着儿媳:“放心吧,你肯定能有一个孩子的,你和强子才结婚一年,以后的时间还长着呢。”

    儿媳似乎已经睡着了,她迷迷煳煳地,说出一句话:“我不想要他的孩子。”

    这句话让我心中一惊,但儿媳之后便没再说出一个字,转而发出悠长的呼吸声。

    她彻底睡着了。

    而我在心中回想着儿媳那句惊人的话语,意识也逐渐被睡意所吞噬。

    有些事情,就想燎原的火一样,只要有一点火星溅到了干枯的茅草上,铺天盖地的大火就会一发不可收拾了。

    最近发生在我身边的事情,让我想到潘多拉魔盒的故事。

    现在的我就像是打开了盒子的潘多拉,那魔盒中的邪物被我关在心中十几年,如今,它被我亲手放出来。

    再关回去,就已经是不可能了。

    这一夜过后,我老老实实的回到家里住,虽然我的生活表面上没有任何变化,但各种的滋味就只有我自己知道。

    很快,又到了开学的时间,我又开始忙活着,不过没有忘记答应贝蜜儿的事情,一直催促那个私家侦探找证据,而且还推掉了颜如玉的几次邀请,虽然我不知道她会不会对我有什么怨恨,但我还是想先搞定目前的事情。

    我还是按部就班地每天完成自己的工作,对于老周一起娱乐的邀请也不再答应,每天按时下班,按时回家。

    儿媳一如既往的对我恭敬,然而面对着她的脸,我还是心虚的。

    不心虚是不可能的,虽然我和儿媳做那些事情,但当着儿媳的面,我甚至不敢去和她对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