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小说网
繁体版

第200章 吃药

    我不想和这个小姐说太多的话,于是便用一句话结尾道:“反正你别喊我大哥就成。”

    “那我怎么叫叔叔叔叔你要是愿意我喊你爸爸都成。”

    但那小姐反而来了兴致,她最后那句话,让我不禁一愣。

    我不再说什么,用手掰开她的大腿。

    那小姐也马上配合的将腿分开,但嘴上还不消停地说着:“那还是叔叔吧,你比我爸爸差不了多少,我还没和你这种岁数的男的做过呢。”

    “闭嘴!”

    我低声喝了一句,小姐立马知趣的闭上嘴巴。

    套上套,我对准她剃得光熘熘的动口,心里却生出一股怪怪的感觉,彷佛我不是在和一个活生生的女人上床,而是面对着一扇猪肉,一个充气的橡胶娃娃。

    我腰部用力,凶器却不争气的软下来,从小姐的洞口滑开。

    我重新套好套,用手撸动几下,再试一次,却还是和刚才一样保持不住足够插入的硬度。

    奇怪……

    我不禁有些怀疑,昨天晚上我平白无故硬了那么久,几乎都没有主动的去刺激过,为什么现在面对着一个活生生的女人,却硬不起来了呢

    那小姐看着我半天没开始,忍不住开口说话了:“叔叔,要不要我用嘴帮你吹啊”

    我看着她,想要张口拒绝,但话到嘴边又想到自己现在的现状,只得点点头。

    得到我许可的小姐麻利的从床上爬起来,然后跪在我身前。

    她低下头,先是用手撸动几下我的凶器,然后把碍事的套拿下来,接着先用舌头舔了几下,那感觉怪怪的,似乎是在尝我的味道。

    接着,她便用嘴唇整个包住我的枪头,然后发出十分响亮的吸吮的声音。

    我感觉有些怪怪的,虽然我正被她咬着,但我却没有感觉有多么的舒服。

    这小姐虽然发出了很大的声响,但并没有让我有多少被吸吮的感觉,因为含得不够深,她整个嘴巴吸吮的刺激还不如舌头偶尔滑过枪头的刺激来得直接。

    更比不上颜如玉田敏捷贝蜜儿她们来的好。

    一想到她们仨,我都想扇自己一巴掌,要是去找贝蜜儿多好,我为什么要来找这个小姐

    我忍不住想起网上的那句话,自己约的炮,含着泪也要打完!

    “行了,你起来吧。”

    我拍了拍她,虽然并没有觉得有多舒服,但这一番刺激也足够让我的凶器重新立起。

    “我来帮你!”

    这次小姐十分殷勤地帮我戴上了安全套,然后,她换了一个姿势,侧躺在床上,大开着双腿,同时抬着头盯着我的凶器靠近她的入口。

    我刻意无视她火辣辣的视线,用**顶住她的穴口,然后用力一挺。

    “嗯!”

    小姐发出一声十分夸张的声音,但还没等她叫第二声,凶器又从她的甬道里滑出来。

    “又怎么了又软了”

    小姐看着我还是老样子的凶器,大喊大叫着。

    “你小点儿声!”

    我虽然并不觉得这是我自己的问题,但还是被喊得有点儿没面子,出急忙声制止道。

    “叔叔,要不你吃药吧,我身上带着好用的药,算你便宜的。”

    小姐看着我,就要从放在一旁的手提袋里拿出药丸。

    我喊住她:“不用了,我自己有。”

    对她的药我还真的不是很放心。

    “带都带了那赶紧吃呗,现在吃还要浪费时间,多不好。”

    小姐似乎有些碎碎念,她看我去衣服那里拿药,转身趴在床上,重新开始玩手机。

    我从裤兜里某出那盒老周交给我的蓝色药丸,这应该就是万艾可。

    没想到,我居然还会有要吃药的一天。

    我把药攥在手里,却没有马上拆开吃掉。

    我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啊

    明明是抱着泻火的目的而来,却不得不求助于药。

    而且……

    还是这么一个自己并不满意的对象。

    要不要打退堂鼓呢

    说真的,我真没什么想要继续下去的念头了,但一想到这是我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做这种事情,心里又有些期待。

    我看着床上趴着玩手机的小姐,此时此刻,她的动作正将她肥硕的屁股正对着我。

    望着那雪白的两瓣臀峰,我的心中突然生出一股奇怪的想法。

    这个角度看上去,好像那天晚上的儿媳……

    这个想法刚刚萌发,我就发现,方才还疲软着的凶器此刻已经坚硬如铁。

    明明说了要和玥玥断了那种关系的,可是我为什么还会想到这些事情

    我狠狠甩甩头,努力把心里的杂念赶出去,然后爬上床,来到小姐身后。

    “怎么,吃完药了啊起效果了没”

    小姐刚想要起身,但被我按住后背:“你别动。”

    我开始用凶器在她的臀缝间摩擦,脑海中的片段和眼前的实物逐渐融合,也让我的凶器变得越来越热。

    似乎是感觉到我的状态,小姐保持着趴着的姿势,回头冲我道:“你一定要戴套再插进来哦!”

    我有些不爽的回应道:“我知道。”

    可就在我找感觉时,这女人又急急忙忙的道:“啊,还有,你不能走后门!我不玩那种的!”

    “我知道了。”

    我有些不耐烦地应着,然后将凶器的顶端对准她敞开的入口,向前用力一顶。

    “哎呦,你别插得这么深撒!”

    我过于深入的动作让被小姐发出一声尖叫,但我毫不在意,继续挺动着。

    此时,我已经忘记自己压在身下的女人是谁,反正我也不知道她的名字,我也不想问她的名字。

    她只要能成为一个替代品就行。

    对,替代品,儿媳的替代品……

    我的动作越来越快,而被我压在身下的小姐也渐渐开始发出有节奏的哼声,比起刚才她浮夸的表演,此刻的沉闷反而更符合我的要求。

    我乐得她不发出声音,保持着腰部的动作,继续开垦一阵后停下来。

    “哦,你真猛,真猛……”

    小姐似乎还想趁着这喘息间的片刻说些什么,但我已经自顾自的抬起她的一条腿,扛到肩膀上,开始第二轮的冲击。

    “等下,你别那么快,我要,我要……啊……呜呜……”

    被我强迫着侧着身体的小姐发出一阵奇怪的声音,她的身体好想在抖,里面也缩的厉害,不过这些都不是我在意的东西,我现在只想早点儿发射出来,早点儿宣泄出我憋了一整天的火焰。

    “唔,唔,唔,唔……”

    “嘎吱,嘎吱……”

    小姐奇怪的娇吟声与弹簧床垫被挤压的声音在房间中交相呼应,然而我脑中此刻响起的却是另一个声音,昨晚那个我站在漆黑一片的浴室门外悄悄偷听到的声音。

    啊,儿媳……

    该死的,为什么都到了这个时候,我还会想起儿媳来

    现在我已经有了那么多的女人,为什么还会想起她

    我紧紧搂住身前这个不知名的女人的身体,进入最后的冲刺。

    而我的耳边,完全没有被我理睬过的小姐也在叫喊着:“我要丢了,我要丢了!”

    我想象着此刻自己正压在儿媳的身上,在冲刺到最深处的时候射出滚热的牛奶。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