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小说网
繁体版

第158章 公交车上

    胸前被她柔软的两团顶着,武器也被她夹得很紧,我不禁又冲动起来,不由慢慢得动起来,让自己的东西像昨晚一样在她那里摩擦。

    贝蜜儿再也睡不下去,用力在我的腰间扭了一下,娇嗔道:“坏蛋,你还让不让人家睡了”

    “一会再睡吧,先舒服一下。”我腆着脸笑道,下面的动作却没有停止。

    “不要!”贝蜜儿制止道:“你把人家弄醒了,人家现在又想要了。”

    说着,她一个翻身,性感火爆的娇躯,一边在我的小嘴上亲吻着,一边用小手在我的身上抚摸。

    我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加上又压抑了一个晚上,欲望一直压抑到现在,自然也是来火了。

    此时被她这么一弄,更是让我燃爆,只是努力得配合着她的动作,同时也在她的娇躯上爱抚着。

    时间不长,欲火高涨的贝蜜儿又轻轻分开修长的**,等待着那根让自己欲仙欲死的武器的插入。

    不料我却并没有如她所愿,而是将她拉了起来,笑道:“好蜜儿,今天我想在后面来,好不好”

    经过我不断的语言攻击,贝蜜儿已经可以适应我这样浪荡的字眼,当即就道:“宏哥,你是不是很喜欢从后面弄呀”

    “这可是我们的蜜月期,不多试试几个花样,真是太浪费了。”我笑道:“来,好蜜儿,趴在那里,把屁股翘起来,今天我就让你知道,这种事情可以有很多花样,而且都是那么的舒服。”

    贝蜜儿不想违背我的意思,依言趴在床上,将翘臀高高得撅起,火烫的俏脸却深深的埋进枕头里,因为这样的姿势实在是太过羞人。

    她的身材自然是好得没话说,那纤腰细得就如二八少女,修长晶莹的**也足以让所有的腿模汗颜,每次看到都让人**大增。

    特别是她那两瓣肥美的**,其丰挺完美竟然直追姨妈柳凤仪,让我看得心中灼热,忍不住用双手各抚住她一只臀瓣,用力得抓捏着,赞道:“蜜儿,你的屁股好美!”

    得到我的赞美,贝蜜儿心中又羞又喜,但更多的却是强烈的欲火,本就被我挑逗得不堪的她,此时再被我抚住丰臀玩弄,香泉更是痒得受不了了,大量的花汁不断涌出,顺着她那已经充血勃起的玉豆一滴滴的滴到床上,拉出一条条晶莹的细丝。

    这花靡的一幕让我再也忍不住,握住自己的武器,将硕大的枪头顶在蜜儿的香泉上,在她娇嫩的缝隙里不住得摩擦,直到将自己的枪头都涂满她滑腻的花汁。

    被我这么一磨,贝蜜儿痒得更加难受,不住得扭动着翘臀,似乎是在追逐我的武器。

    我虽然也是欲火高涨,但并没有急着给蜜儿插进去,而是笑着问道:“好蜜儿,想要吗”

    “嗯……”贝蜜儿从喉咙里答应了一声,肥臀扭动得更加厉害,虽然不能让我的武器插进来,但是能摩擦一下也能秒解她香泉的骚痒。

    “那蜜儿想要哥哥的什么啊”我逗她道,故意把哥哥两个字说得极重。

    经过昨晚的疯狂,贝蜜儿对我现在的性格可以说是很了解了,知道自己如果不能如我所愿,我必定会有些失望,想想自己现在和我已经彻底融为一体,说些浪话提高情趣也没什么。

    而且自己的香泉实在是痒得难受,倒也顾不上羞涩,猛得将螓首从枕中抬起,回过头来娇媚得看着我,浪声道:“好哥哥,蜜儿要你的宝贝,蜜儿的下面好痒,你快干一下蜜儿,帮蜜儿止止痒吧!”

    “乖蜜儿,我疼你!”

    我心中大乐,也不再逗弄贝蜜儿,双手捧住她丰满的**,腰肢用力向前一顶,粗壮的武器快速挤开她香泉里温暖嫩滑的娇肉,全部插了进去。

    “哦……”

    尽根而入的快感让我们俩人都爽得低叫一声,被欲火弄得难受之极的贝蜜儿还没有等我开始攻击,就主动得扭动起屁股让我的武器在自己的香泉开始翻云覆雨。

    我知道她一旦开始就会浪得很,也没有让她一个人劳累,将上身趴在她的背上,双手伸到前面一手一个握住她那对酥胸,时重时轻得揉捏着,腰肢快速得挺动。

    一边用武器将她成熟而又娇嫩的香泉干得滋滋作响,一边花笑着问道:“乖蜜儿,告诉哥哥,哥哥干得你舒服吗”

    贝蜜儿被我干得身心俱爽,只觉得自己这一生得到的所有快乐加在一起都不及这一刻,为了报答我把自己弄得这么舒服,于是如我所愿得大声**起来:“舒服……好舒服……哥……你把蜜儿……干得……太爽了……蜜儿……最喜欢了……”

    见蜜儿这么上道,我心中更乐,不但干得更加起劲,而且进一步刺激她道:“我的浪蜜儿,告诉我,是我的武器好还是你老公的好,我们谁干得你更舒服呢”

    “你最好了……没有人能……比你……干得蜜儿……更舒服……蜜儿最喜欢……让你……干了……”心中的最后一丝矜持让贝蜜儿没有说出陈大海的名字,但她话里的意思却已经足够说明了。

    听到她的承认,我既得意又开心,自己已经彻底得征服这个绝世美妇,而开心的却是,陈大海在蜜儿心里的身影终于被自己彻底击散,从而让贝蜜儿真正的接受全新的生活。

    在这样的心情下,我干得更加起劲,小腹将蜜儿肥美的翘臀撞击得啪啪作响,武器在蜜儿的香泉里进出间,更是带出她大量的花汁,随着二人的撞击飞溅开来,弄得满床都是。

    虽然前晚已经被我干了一夜,但是贝蜜儿仍是不能承受我如此大力的攻击,没过多久,就尖叫着泄出今早上的第一波蜜汁,性感的娇躯再也没有力气支撑,软软的趴下去。

    我并没有给贝蜜儿慢慢体味高朝的时间,因为从颜如玉她们那里我已经得到了一个结论,像她们这样虎狼之年的成熟美妇,需要的是接连不断的高朝,直到把她们干得再也没有力气承受,才能真正的满足她们。

    于是我立马将武器拔出来,随着武器的撤离,一大滩花汁被带出来,尽数流在床单之上。

    不过此时正欲火如焚的我们谁也顾不上这些,我将蜜儿的娇躯翻转过来,让她仰躺在床上,双手抬起她一双晶莹修长的**抗在肩头,武器顶住蜜儿那还在轻轻收缩的香泉,摩擦几下便毫不停留得一捅而入。

    开始了一轮的狂抽猛插,直把成熟美艳而又充满着知性气息的蜜儿干得彻底成一个荡妇一般,随着我的炮轰不住得**着,翘臀更是飞快得旋转,配合着武器的进出。

    我干得兴起,索性将蜜儿的一双**用力压向她的胸前,使得她的香泉更加的凸出,而自己则是双手双脚撑着床面,武器仿佛钻井一般在蜜儿香泉里疯狂捣弄,同时低下头去,大嘴在她的脸上嘴上不住的亲吻着。

    贝蜜儿出身书香门第,从小便知书达理,当初和陈大海虽然相爱,但是夫妻之间的关系早已名存实亡,甚至连做这种事儿都很少,她哪里经受过如此疯狂的炮轰

    何况现在这么大力干她的我,武器更是大异常人,一时间直被干得魂飞天外,双目翻白,小嘴张得大大的,可是却连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只有在我吻上去的时候,才会本能得和我唇舌交流几下。

    我如此的炮轰,就连那些真正身经百战的荡妇也要受不了,更何况蜜儿这样的良家女人,只是片刻,性感的娇躯便是一阵痉挛,跟着泄出大股的花汁。

    我有心让蜜儿尝试一下真正的极乐,在她泄身后根本一秒也没有停留,继续以这个可以插得最深的姿势大力干弄着她,武器将她成熟而又娇嫩的香泉捅得白浆直冒。

    以同样的姿势,我把贝蜜儿弄得高朝三次之多,娇躯最后一次痉挛后,贝蜜儿原本红润的俏脸变得苍白起来,重重得倒在床上,呼吸也极为微弱。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