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小说网
繁体版

第99章 不要分开

    “你……你说……什么……”我在她的身下喘着粗气,坏笑着问道。

    贝蜜儿不依的娇嗔道:“恩……你……你坏……坏……”

    一边娇嗔着,一边讨好般地更加卖力的上下套动。

    我嘿嘿笑着:“乖蜜儿……我不知道……你……你求我什么……”

    “揉……揉……我的咪咪……”贝蜜儿终于恳求起来:“人家……求你……我……要……”

    贝蜜儿放弃尊严,终于提出羞耻的要求。

    我一加大对酥胸的揉搓的力度,酥胸传来的刺激在使贝蜜儿得到满足的同时更加加剧心里浪荡的欲望,从樱桃小口中吐出爱的欢呼:

    “啊……”

    本来乌黑油亮整齐的毛发现在早已沾满浪水,杂乱无章地贴伏在幽谷上,随着贝蜜儿上下地套动,不时可见一条闪着浪荡的亮光的火炮正在令任何人都想试一试的花径中钻进窜出,同时两人结合处还不断传来炮轰的声音。

    我放慢速度,喘着粗气道“亲……亲爱的,我累了,我们换……一换……”

    贝蜜儿被干得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断断续续地说道:“可我……我……不想和……和你……分……分开……”

    “什么……不分开……”

    我的眼中闪烁着狡猾的眼色,其实我已经明白贝蜜儿的心意,可是我故意的挑动着她,想听贝蜜儿亲口说出更浪荡的话。

    “坏……你坏……你……知道……的……”

    虽然贝蜜儿喊累,可是身子却没有停止的意思,依旧讨好地动着。

    同时细白的纤手游移到我正在她酥胸上肆虐的手,加重对自己的酥胸的揉搓。

    我笑着道:“你不说,我……我不……明白。”

    “坏……我……说……求……求你从……从……从后面换……”贝蜜儿浪荡地说道:“但是……不要让你……你的……的……宝贝离……离开……人家的……身体……”

    一说完,贝蜜儿的教练更加红艳,娇羞地地伏在我身上,将头埋在我的耳边,好像怕我看出自己的窘迫。

    我在身下停止活动,同时一只手离开迷人的酥胸,来到贝蜜儿的纤腰上,用力制止贝蜜儿地套动,问道:“离开你什么”

    贝蜜儿睁开迷离的秀目,一双勾人的桃花杏眼水汪汪的看着我,雪白的贝齿轻咬下唇,双手扶在我的胸膛上,露出不解的神情。

    花径因为插着我粗大的火炮,那种酸涨的麻痒的感觉,让贝蜜儿耐不住麻痒,不安分的左右的移动,想通过摩擦来压抑心里的欲火。

    我看出她的意图,手中更加用力,制止贝蜜儿的摩擦,同时还把原本在她酥胸上进攻的力度加快,并捻动她的两颗小樱桃。

    “啊!你干什么……噢……”

    贝蜜儿本想发火,可是同时从酥胸上传来的刺激却更点燃心里的欲火。

    “说,你不要我离开你什么”我一边揉着一边问道。

    “……唔……”

    本来迷惑的贝蜜儿突然明白我的意图,本来就红艳艳的姣妍更加绯红,水汪汪的美目现在好像可以滴出水来

    开始和身下的我调起情来:“我……不……”

    我坏坏的看着贝蜜儿,突然挺动下身,粗大的火炮突然深入到她的体内。

    “啊……”

    贝蜜儿一声娇呼,一下子趴在我身上。

    “我……我怕……疼……你要怜惜我……”

    贝蜜儿终于投降,趴在我身上的动人娇躯逐渐上移,将丰满的酥胸贴到我的嘴边,一手扶着自己的酥胸,像喂孩子似的将自己的小葡萄塞到我嘴里。

    我立即将那粒紫红的”葡萄”咬住,贪婪地大口吸起来。

    然后用力张大嘴,好像企图将酥胸一口都纳入口中,可是她的酥胸实在太大,怎么可能全部纳入口中。

    我滑腻的舌头像贪婪的小舌一样,灵活的在贝蜜儿的酥胸上攀爬,不时的拨动上面的小樱桃和周围的嫩肉,没一会儿,那上面就遍布我的口水。本来就白皙无比的酥胸,现在更加水亮,闪动着亮光,更增浪荡的气氛。

    “恩……恩……”

    贝蜜儿双眼又迷离起来,水汪汪的大眼睛几乎合成一条缝,可是熊熊欲火却泄露出贝蜜儿此时的欲望。

    我不甘心只对那对饱满的酥胸留下口水的狼迹,于是我耸动身下的火炮,在贝蜜儿水淋淋的蜜洞进出。

    “恩……”

    贝蜜儿的娇吟声更加剧烈,喘了一会儿粗气后,趴在我耳边轻轻的道:“我要你的宝贝不要离开人家的骚骚,用狗交式干我!”

    说完后羞得将脸再一次地埋入我的肩膀,我心里美得开了花,笑着对她道:“怕什么羞,干都干过,小**,我要你大声的说。”

    看到贝蜜儿没有反应,我的火炮更加使劲的耸动几下,瞬间,她又被被刺激得浑身都颤抖起来。

    贝蜜儿直起腰,媚眼如丝地看着我,咬着下唇,终于好像下定决心似的:“好,我说!我要你的宝贝塞在我的骚骚里,一刻不离,然后用……狗……狗交……式……式,使劲的干我……我愿意做你的小母狗……求你一刻不停的干我……”

    我终于满足,放开控制贝蜜儿的双手,使贝蜜儿可以自由的活动。

    贝蜜儿坐在我的火炮上,慢慢地从我的火炮上坐起,小心翼翼地,不让我粗大的火炮从自己的体内滑出。

    我在下面看到她现在的样子,顽心突起,就在自己的枪头提到贝蜜儿的桃园口的时候,突然挺起下身,那根粗大的火炮又带动贝蜜儿浪荡的嫩肉钻进她的花径,同时浪水从粉嫩的花径中溅出,两人湿粘的毛发又重合在一起。

    “啊!”

    贝蜜儿幸福地**起来,火炮的突然进入,刮搔着花径四周的花肉,同时玉豆在我毛发上的短暂的摩擦带来的无上快感,使贝蜜儿不由得又放声**。

    “坏东西……”

    贝蜜儿的小手重重地打在我的肚皮上,眼中却尽是笑意。

    “哦……”我装着疼痛的样子:“蜜儿宝贝,你要干什么”

    “下次再作弄我,小心我阉了你。”

    说完,贝蜜儿就跟着噗嗤一笑,双手紧紧地压着我的肚皮,时刻防备着我的使坏。

    慢慢地,贝蜜儿再一次抬起下身,看到我不再使坏,就放心地使自己最大可能的离开我的花瓶,但是当我的枪头又重新来到幽谷的时候,就不再提高身子,慢慢地转动身体,使自己从面向我变成背对着我,然后又一屁股坐进我的火炮。

    就在贝蜜儿转身的同时,我清晰地看到娇嫩的秘处部,黑亮的毛发现在在浪水的作用下杂乱地贴在小腹上,花瓣大大地分开,露出里面粉红的嫩肉,花径也中含着我粗大的火炮,枪头撑得幽谷紧紧的。

    贝蜜儿好像真的不舍得我的火炮从自己的身体中出来,明显的可以看出她的秘处在使力,紧缩的菊门就是最好的证明,而且我彷佛能看到贝蜜儿的幽谷由于紧箍我巨大的枪头而泛出的白印。

    由于贝蜜儿正试图将我的火炮抽到顶端,火炮就从花径里带出粘粘的花汁,正从迷人的花径流出,顺着我黝黑的火炮缓缓地流淌出来。两个人的裆部由于激烈的战斗早已水淋淋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