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旗小说网
繁体版

第90章 插我

    “快点吧……”田敏捷呼了一口气,扭动着屁股在我的大腿上摩擦着,一只手隔着裤子握着我的火炮不住的套动,小声的在我的耳边害羞的说道:“女儿要你的家伙干……”

    珠圆玉润的娇媚玉颊因为田敏捷心中激烈如火般的欲焰,好似鲜艳欲滴的花蕊,妩媚多姿,羞羞答答地期待着我这只狂蜂浪蝶来猜花戏蕊。

    “要干爹的家伙干什么呢”我嘿嘿一笑。

    “干爹你真坏,就知道让我说那些羞人的话!”

    随着我那双带着魔力的手在她的身上到处摸索着,田敏捷的腰肢无意识的扭动着,娇艳的脸上透着万种风情,神态诱人至极,当下不顾羞耻的说道:“干爹,女儿想要你的那个插……插……”

    “插什么……”我见她吞吞吐吐的,坏笑着问道。

    “插女儿的……女儿的……下面……你这个坏蛋干爹,这下满足了吧!”

    田敏捷娇羞无无限的把头埋在我的脖颈里,估计是没想到自己真的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

    “看来女儿已经迫不及待了……嘿嘿,干爹绝对不会让女儿失望的……”

    我拖着她的娇躯,半蹲起身子,飞快的把自己的裤子连带里面的裤衩一并脱到腿弯处,直挺挺的火炮像个紫色的棍子一般矗立在那里。

    “啊,这么大了!”田敏捷撅着屁股,一看见这根经常在自己下面里面插的火炮,早就蠢蠢欲动,汩汩的浪水从自己的花径里面流出来,顷刻之间,整个下体连带大腿内侧,已是**的一片,头晕目眩心醉神迷之下,羞答答地轻抬美臀,挺了挺自己的幽谷:

    “乖干爹,快点把女儿裙子里面的小内内脱下来嘛,女儿要你的这个插我!”

    “呵呵,不着急!”我见她如此的急色,自己反而矜持起来,用手揉弄着她那对豪硕的酥胸,看了一眼外边没有行人来玩,马上用嘴噙住她的小蓓蕾轻轻噬咬。

    “啊……你这个坏蛋干爹……非要玩死女儿……”田敏捷往上挺着脖子,前面的两个酥胸跟着一抖一抖的,我嘴里咬着她的小蓓蕾,如婴儿吃奶一般吮吸个不停。

    “嗯……快点……啊……快点帮女儿把小内内脱掉,女儿要你的大宝贝……”

    感觉到我的手指在自己的下面的花瓣上抠弄,花径口不由传来一阵紧缩的刺激,她紧张地喘着粗气,如雪般的娇躯有如染了一层红霞,娇艳欲滴。

    我嘴里的舌尖灵活挑逗着她的小蓓蕾和双峰,一受到强烈的刺激,肌肉更加紧绷上翘,粉红的小蓓蕾生机勃勃地凸起,颤巍巍的挺立着,迎接我的一次又一次抚爱,我的大手从卷起的裙裾下宛延突入,狂烈地插进小内内里,直袭早已浪湿泛滥的粉嫩的花径时,田敏捷急急的娇喘声已带有满足的哭腔:

    “啊……干爹……你的手真坏……往哪里摸……好舒服……快点吧……女儿里面快痒死了……啊……”

    纤细的腰部不断地上浮,把平坦软滑的小腹与我坚挺的下身用力地磨擦着,樱唇咬着我的肩膀,想要抑制住逐渐高亢的娇吟喘息。

    我的手指灵活地抚捏着她双腿腿中间两片濡湿粉嫩的花瓣,在一次次上下滑动间,我把他小内内中间的部分拉到一边,突然手指往下面中间花径口用力一顶。

    田敏捷不由一声长长的荡人心魂的娇吟声中,粗壮颀长的手指瞬间全部进入紧窄的花径里面。

    她身子不由一颤,双手跟着紧紧搂住我的头颈,随后又无力地摊开双手,随着我的手指在她下面花径里面的攻击,小嘴一声声地娇喘不已,双腿不停地踢蹬着,下面里面发出一阵阵的搅水声音。

    在我持续的挑逗和攻击下,田敏捷酥麻的感觉逐渐高昂,忍不住娇吟连连:“坏干爹……快将你的大宝贝插进……女儿的下面里面……啊……好痒……女儿痒死了……快来啊……”

    我嘴里咬着他的小蓓蕾,在下面插着的手指也听话般的左弯右勾地在花径中到处刮擦,不断的抠弄着她的下面。

    田敏捷被我的手指抠弄得嘴里娇喘娇吟更加尖细,大腿紧夹着我的手臂,小腹都猛烈地向上挺耸,让我的手指往下面深处抠弄,随着我的一浅一深的插着,她的身体剧烈颤抖起来。

    “……好……爽……啊……好舒服……”

    从她这娇腻无比的尖吟声中,我的手指上感觉一股烫人的浪水从她花径中喷涌而出,在火炮还没有插入的状态下,她就达到了第一次绝妙的高朝。

    “女儿你可真骚,是不是早就想让干爹插你的下面了”

    我一边戏虐的笑着,一边把手伸到她裙子底下把小小内内一下子扒拉下来。

    然后死死地盯着那丰圆白润的大腿中间一丛乌黑的芳草,两片娇嫩丰腴的花瓣欲夹还羞地掩护着刚刚遭受手指扣弄而达高朝的花径,一股浪液挂在微开的花唇之间,晶莹剔透,浪荡万分。

    田敏捷扭头看了一眼我杀气腾腾的火炮,双眸里直接放出光来。

    “女儿,嘿嘿,今天我要插得你舒舒服服的。”

    我双手托住她的浑圆白嫩屁股,将直立的的火炮对准早已**的幽谷,轻轻摩擦着。

    紫色巨龙般的火炮在自己花径口不住的摩擦颤动,田敏捷只觉下面花径内如有蚂蚁噬咬一般麻痒空虚,她忍不住扭动翘臀,小嘴跟着娇吟:“坏干爹……快……快进来……快点……插进来……女儿下面痒死了……啊……快……点……求求你……不要折磨女儿了……啊……”

    所有的端庄矜持都已不再,剩下的只是一个渴求交欢的浪荡女人,嘴里说着不堪的话语。

    “哈哈,女儿这就等不及了我这就来,没想到女儿现在都这么浪荡了。”

    我用轻佻的言语在她的耳边挑逗着,身下的动作却非常麻利,因为我自己的火炮也涨得非常难受,火炮拱开红嫩的粉唇,“噗滋”一声,火炮顺着滑溜的浪水狠狠的插进花径的深处。

    “啊……干爹……你太大了……轻点……”

    一种充足的感觉传来伴随着是花径里面被撑坏的疼痛,她嫣红的檀口惊喘出声,双手不由自主地死死搂抱住我的脖子,大腿紧紧夹住我的后腰,幽谷用力往前顶着,试图阻止我火炮的抽动。

    火炮插到她下面的深处的时,我也忍不住吼出一声:“啊……真她妈的爽……”

友情链接